来自 三星智能手表价格 2020-06-19 10:56 的文章

国产AMOLED屏幕生产线突破三星闭环

作者:三星智能手表测评 文章来源:未知

2018年底,世界上第一款折叠式手机的头衔被邹尤科技抢去。该公司还预测,华为、三星和LG将不可避免地在这一领域面临激烈的竞争,尤其是其中的两个关键组件:AMOLED面板和面板驱动芯片。战斗形势一直是“军队不动,粮草先行”。国内面板厂BOE、神天马、维西诺和贺辉都积极参与到柔性AMOLED屏幕的力量中。为了打破三星在灵活的AMOUD显示屏领域的垄断,驱动芯片的市场份额达到了90%,驱动芯片的市场份额达到了70%左右。

三星品牌手机已经跃居世界首位。在手机组件方面,它已经实现了完全自主开发的闭环链。在AMOLED屏幕这一类别中,三星已经发挥到了极致。三星持有这一类别超过90%的股份。苹果(Apple)2018年推出的iPhone X系列首次引入OLED面板,依靠的是三星的独家供应。另一家韩国工厂LG Display也积极突破产量壁垒,切入苹果的供应链。

(清原: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讲座)

此外,计划于2019年推出的华为折叠式智能手机也需要三星提供AMOLED显示屏。然而,业内有一些意见认为,三星正在向同一集团的三星显示部门施加压力,以限制AMOLED显示屏的充足供应。因此,华为可能会求助于BOE和LG显示器来讨论充足的供应。然而,这也反映出三星几乎垄断了AMOLED的供应,这可能会对其他品牌的工厂产生巨大的后续影响。

国产AMOLED屏幕生产线开花打破三星闭环

纵观全球AMOLED显示屏供应链,除了三星占有90%以上的市场份额外,其他供应商还包括LG显示器、BOE、神天马、维信、贺辉光电等。国内的AMOLED生产线已经遍布各地。BOE是领先者,并计划在成都、绵阳、重庆和福州建设第六代AMOLED屏幕生产线,全速前进。

此外,Visino还在固安和合肥拥有AMOLED显示屏生产线,贺辉在上海的第二代和第六代AMOLED生产线也将于2018年进入机器进入阶段。神天马在武汉还拥有第六代AMOLED显示屏生产线,涵盖了柔性和刚性产品。软木的AMOLED屏幕生产线在深圳。据估计,国内厂商将投资近10条生产线于第六代AMOLED软屏技术,但每条生产线的产量仍需提升。

(原载:刘宇官方网站)

市场监管机构IHS预计,到2020年,三星显示器(Samsung Display)的OLED面板市场份额将从峰值时的95%大幅降至52%,BOE将以15%的份额成为全球第二大市场,LG Display将以11%的份额排名第三。此外,预计到2025年,可折叠AMOULD显示屏的装运量将达到5000万件,约占AMOULD显示屏总装运量的8%。

由于三星电子卡定位较早,成功完成了整个AMOED显示屏供应链的自我否定闭环,聚焦元件驱动芯片也是由三星集团的三星大规模集成电路本身生产的,据估计三星占全球AMOED驱动芯片市场份额的70%。然而,随着国内AMOLED显示屏生产能力的起飞,许多投资于AMOLED驱动芯片结构的厂商即将进入准备阶段。

AMOLED驱动芯片供应商的商机即将到来,谁将是最大的赢家?

目前,BOE的AMOLED驱动芯片由几家供应商提供,如韩国的MagnaChip。LG首先从硅工厂购买,因为LG也是硅工厂的主要股东之一。因此,在AMOLED驱动芯片这一类别中,三星、麦格纳芯片和硅工厂这三家韩国供应商的实力不可低估。

此外,针对AMOED在中国的产能规模迅速扩大以及驱动芯片的技术能力与产能之间的不平衡,AMOED驱动芯片这一类别已经有许多非韩国芯片设计的新人和老手聚集多年。AMOLED驱动芯片多年来一直采用低调结构。包括永琏、瑞鼎、吉迪思、荆门、吉创贝、辛颖(中英投资)、齐静、超宣(王闯与景洪合资)等近10位芯片设计师。据估计,到2020年,国内的AMOLED手机面板驱动芯片将拥有23-3亿元的家庭规模。

2018年下半年,SMIC北方和深圳吉登斯宣布,AMOLED智能手机面板驱动芯片正式投入批量生产。主要客户是BOE在成都的B7生产线,该生产线采用40纳米高压技术,可同时支持高清、FHD、QHD等显示模式。SMIC、BOE和吉登斯联手打破国内灵活的AMOLED“缺乏核心和屏幕”的僵局。

这股芯片制造商的浪潮正在涌入AMOLED驱动芯片。这个长期建立的低调联盟将会有很多收获。其产品将于2018年第四季度开始陆续发货,并将进入AMOLED智能手机的国内供应链。与此同时,它将积极与BOE合作,以赶上BOE提高生产能力的机会。

就春联而言,AMOLED驱动芯片技术早已在结构上完成。一旦国内面板厂的AMOLED显示屏产量提高,出货量就能迅速扩大。

事实上,永琏早些时候曾试图切入三星显示器供应链,但最终还是与三星集团采用廉价方案的策略一样,不得不失败。生产线退回到第二条生产线,同时预计国内AMOLED屏幕的生产能力和产量将增加。另一方面,集成了敲击面板驱动芯片和触摸面板芯片的TDDI(触摸显示驱动)产品将进入2019年。业内估计,AMOED芯片的出货量将挑战1000多万块芯片,正式成为AMOED商业机会的丰收之年。

切入手机维修市场是抓住AMOLED商机的另一条捷径。

在AMOLED驱动芯片的商机中,另一个策略是从“维修市场”切入。由于这一类别已被三星占据多年,在原厂抛光不佳的情况下,相关零部件供应商需要时间来推广相关技术。不是每个芯片制造商都在日常生活中关注永琏。他们已经擦亮宝剑很多年了,静静地等待着出窍的机会。

(原创:麻省理工学院科技辩论)

在AMOED的良好商机下,中影于2016年成立了AMOED驱动芯片设计公司核心营。中银电子是中国小型家用电器芯片(如单片机)的供应商。该公司的许多高管早年也曾在永琏工作,2018年下半年,其AMOLED驱动芯片的结构性进展逐渐浮出水面。事实上,当仲颖早年培育有机发光二极管驱动芯片技术时,他是从市场上非常成熟的有机发光二极管技术起步的。

根据驱动方式的不同,有机发光二极管可分为无源有机发光二极管和自动有机发光二极管。有机发光二极管的生产成本和技术门槛都很低,并且由于驱动模式,分辨率无法提高,不适合大尺寸面板。主要目的是在子屏幕上显示时间和日期,如智能手表和家用电器等小型显示产品。

相比之下,自动发光二极管使用薄膜晶体管和电容来存储信号,以控制有机发光二极管的亮度。AMOLED技术也成为市场的主流。三星和其他显示器供应商也退出了有机发光二极管的范畴,并押注于有机发光二极管技术。

目前,SMIC的AMOLED驱动芯片战略主要是与贺辉光电合作,然后与Visino结盟,专注于手机维修市场。目前,SMIC正处于起步阶段。希望这将被用来抓住AMOLED的商业机会,并打破列车。

老兵贺辉难以忘怀的淘梦,积极创业切入驱动芯片

贺辉光电在上海建设AMOLED生产线。前首席执行官朱克泰是一个大司机。朱克泰,出生于中国台湾,1999年进入显示器行业,在台湾工作

在协助贺辉建设AMOED生产线后,朱克泰于2016年开始新的业务,成立了一家与显示技术相关的新公司——王闯;2017年,王闯与驱动芯片供应商尚景宏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成立了梦幻科技,这是一家专门从事AMOED驱动芯片的新员工。这说明朱克泰对于AMOLED的商机仍然难以忘怀。

家族财产的后续行动存在两个主要问题:供应过剩和韩国当局限制相关设备出口的计划。

随着国内产能的爆炸性增长,AMOLED市场即将迎来一段剧烈动荡的时期。有两个层次需要注意。首先,在生产能力迅速增加之后,供应过剩的问题就来了。市场希望许多折叠式AMOLED智能手机品牌的新产品能如期上市,这将正式点燃市场上的杀手级应用。然而,新产品的发酵速度可能没有生产能力的速度快。

其次,不久前有报道称,韩国当局为了防止国内制造商大幅扩大有机发光二极管生产线以增强其竞争优势,将相关设备列为出口管制项目,只有在韩国当局批准后才能出口。这类新闻对房地产的后续影响也需要正视和观察。

长期以来,国内半导体行业一直面临“缺芯少屏”的困境。在显示器行业的各个角落,AMOLED显示屏都有可以超越的地方。由于华为、小米和OPPO在全球五大智能手机排行榜中占据三席,华为已成为全球前两名。从国内市场份额和品牌手机的研发能力来看,足以形成一个自主开发、自律的产业链,更适合从创新技术和产品切入。包括5G和折叠式显示屏是未来手机产业的两大亮点。相关供应链运营商也喊着“准备好了!”有必要一路赶上这波AMOLED列车,打破三星长期以来“一手抓”的战略所构筑的封闭防线。

国产AMOLED屏幕生产线突破三星闭环